奶奶心中的疼/孙瑞林

主页 > 发表园地 > 小说天地 >

奶奶心中的疼/孙瑞林


奶奶心中的疼
选自《孙瑞林文集》

最近,王玉金在城里做生意赔了,急需一大笔钱返本。王玉金平时人性就不咋的,交的都是一些狐朋狗友。有钱的时候,他们整天围着王玉金转。王玉金倒霉了,纷纷靠后。借钱四处碰壁的王玉金,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——团团转。
王玉金的老婆转转眼珠说:“你不是说过,奶奶那里有个很值钱的古董吗?奶奶那么大岁数了,就你这么一个孙子,早晚也是你的,不如现在就……”王玉金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,“不行,不行,那可是奶奶的命根子。” 
王玉金知道奶奶收藏着一个瓷碗,但从没给他看过,还说自己要把那个碗带到棺材里去。老婆“哼”了一声,“奶奶糊涂,你也糊涂,换来钱,让奶奶生前多享点福,啥都有了。人一死,啥也不知道了,用那么贵重的东西陪葬,有个屁用。你相信有来世啊?” 看到王玉金不吭声,他老婆又加上劲说:“你也不想想,这几年收藏炒得这么热,那个宝贝碗真要跟奶奶一起埋了,还不叫别人扒坟盗走了。这世上,没有不透风的墙!” 王玉金喃喃地说:“跟奶奶说,奶奶肯定不同意,强来可不成。” 王玉金从小没了爹妈,是奶奶含辛茹苦地一手把他养大,他狠不下这个心来。他老婆狡猾地一笑,“咱先让奶奶搬进城,在搬运途中,来个偷梁换柱。现在做旧的工艺这么先进,漫说一个老眼昏花的老太太,就是行家也很难看出来。” 
王玉金想了想,觉得老婆说的也在理。回到乡下,见到奶奶,王玉金先是吹嘘自己在城里搞房地产,富得如何流油,然后要接奶奶进城享福。奶奶抚着王玉金的头,瞟了一眼院里的那棵老槐树,欣慰地说:“好,好哇。玉金他妈,你看到了吗?你的儿子这么有出息。”而后,又说:“看到你过好了,奶奶就知足了,我哪儿也不去。”王玉金再三请求,奶奶最后说:“跟你实说了吧,我实在是舍不得离开这棵老槐树,一天见不到它,我就没着没落的。”王玉金碰了一鼻子灰,回来了。
王玉金没了辙,王玉金媳妇的鬼点子可多着呢!她对王玉金说:“如果那棵老槐树慢慢地死掉了,老太太不就没由头了,还不乖乖地进城。”王玉金不解地看着老婆问:“那棵槐树长得正旺,估计再有二三十年也死不了。” 媳妇“嘿嘿”了两声,“猪脑子,你没听说过,人怕脱衣,树怕剥皮吗?” 王玉金摇头说:“不,不行。万一让奶奶发现了,还不把她活活地气死,她可是患有严重心脏病的啊。”王玉金的老婆眨眨小眼睛说:“咱可以想法子啊,每天偷偷地揭下一块皮,再用化学胶粘上,老太太眼神不好,是看不出来的。”王玉金琢磨了琢磨说:“行。”
两个月后,那棵老槐树枯了,在风中摇摇欲坠。奶奶则时常站在树下发呆,话变得越来越少。王玉金对奶奶说:“走吧,在城里的小院,我给你栽了好多种槐树。”奶奶一听,那混浊的双眼突然放出光来,说:“混账话,那些树怎么能与这棵比。”说着,挪到老槐树下,恋恋不舍地抚摸着那棵老槐树,自言自语地唠叨着,“活得好好的,怎么说死就死了呢?”突然,奶奶的手停住了。原来,最近这些天,王玉金看到大功即将告成,剥皮的地方,也没细沾,露出一条大大的缝。奶奶用力一扯,扯下来好大一块皮。奶奶一下明白了,好端端的树怎么突然就死了,竟然是王玉金捣的鬼。奶奶哆哆嗦嗦地指着王玉金,“你,为啥啊?”王玉金这下子也傻了眼,搪塞着说:“我们是想让你进城。” 奶奶用拄棍“咚咚”地戳着地说:“你知道吗?当年,就是这棵槐树上的槐花,救了咱祖孙俩的命啊。你这是作孽啊!”说完往屋里就走,斩钉截铁地说:“不走了,我哪也不去。”王玉金又没有了辙。
王玉金的老婆可不是个省油的灯,她灵机一动,“扑通”一下子,跪在奶奶跟前,带着哭腔说:“奶奶,你救救玉金吧。玉金生意赔了本,借了高利贷,如果还不上,人家要砍掉玉金的双手。”奶奶怔怔地待在那里,半天才指着王玉金说:“你,你。”王玉金老婆接过话茬,继续加码,“奶奶,我知道,你是最心疼玉金的,他要是没有双手,我们可怎么活啊!”说着说着,装腔作势地哭起来。奶奶的身子摇晃了一下,慢慢地转过身,对

热销图书

承德名胜大观 修订本
承德名胜传奇(第二版)
避暑山庄与外八庙
避暑山庄精华
避暑山庄大辞典

编辑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