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探析“直隶省”、“热河省”/何申

主页 > 发表园地 > 何申专栏 >

阅读探析“直隶省”、“热河省”/何申


阅读探析“直隶省”、“热河省”
何申


 
  我的《阅读梳理“热河撤省”原委》一文发表后,有读者说喜欢,希望我接着写。忽然就见“保定扩区”的报道,一下子感了兴趣,于是就写历史上的“直隶省”。当然,这篇文章需要和现今和承德有联系,这一点很重要,因此,标题上又添上“热河省”。只是,对“热河省”可能还会有单独的文章,故在本文中不作详论。
  探研历史行政区划是一门学门。过去有难处,某些点位可能是禁区,比如很多年里在承德忌讳提热河省。现在好了,没有那个麻烦,而且很有研究的必要。特别是京津冀协同发展正在实施初期,目前北京下大力疏解“非首都核心功能”,这对周边来讲,可谓机遇难得。若要抢得先手,探研一下本地本省的历史沿革及未来走向,应该是一件很有益的事。
  只是,老何本工写小说、剧本,涉及史事,纯属喜爱,故只能探析,不言正论。如此就可轻松写来,对与不对,还望见谅。


 
  闲话少叙,先说直隶总督衙门在哪里?都知道,在保定。那么,戊戌变法关键时光绪皇帝召见袁世凯后,袁从北京回到哪里,随即见了时任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荣禄?电影电视剧里演得清楚:天津。
  如此,直隶总督衙门,这么一个重要的地方行政部门,究竟是在保定?还是在天津呢?
  答案是:两地都有。保定一处,天津一处。
  保定的,今犹在。去保定市内旅游,主要两个景点,一是总督署,一是莲池。保定人也以此为豪,就跟咱承德人以避暑山庄为自豪一样。咱说避暑山庄是皇上待的地方,人家说你承德地面都曾归属直隶省。关于这一点,咱还不能不承认,有清一朝,承德确实是直隶省的辖区内。不光承德,还有张家口,内蒙古赤峰,以及山东、河南的一部分等等。
  在清朝的“省”建制下,还有“道”。直隶省有七个“道”,其中“热河道”下辖:承德府、朝阳府、赤峰州。热河道署,就在西大街原地区京剧团那个大院。

  有人说咱承德当初不是直接归清朝中央管吗?
  我原来也有这种感觉。一些资料也多明示清代承德哪年设厅设府,很少提及隶属哪里。而避暑山庄是“行宫”,自然是直归朝廷,于是就想承德理所当然也直属中央。再者,还有“雍正元年(1723)置热河直隶厅,十一年(1733)改置承德直隶州”的记载。
  “直隶厅”和“直隶州”,很容易让人联想直接隶属于中央。其实,这是清代两个地方行政单位之称,皆是属于省以下的行政区划,“直隶州”相当于“省辖市”。这一点,倒很像以前的承德“地区”。
  那么,避暑山庄又归哪里管呢?这个也很明确,归内务府。内务府有一部门叫“奉宸院”:
  “掌景山、三海、南苑等处的管理、修缮。天坛斋宫,亦由奉宸院管理。圆明园、畅春园、万寿山、玉泉山、香山、‘热河行宫’、汤泉(今昌平县东小汤山)行宫、盘山(今蓟县西北)行宫、黄新庄、(今良乡北)行宫,因与皇帝驻跸有关,俱归内务府委官管理。”
  这就很清楚了,但避暑山庄的“委官”先后都是谁?我还没弄清。

  还说直隶省,保定当年地位非同一般,史称“北控三关,南达九省,地连四部,雄冠中州”。直隶总督位高权重,居清代八督之首。到清末时,直隶总督已身兼军事、行政、河道、盐业及三口通商大臣大权于一身,因此,历任直隶总督基本上都是久任疆臣,屡经历练,如李卫、琦善、曾国藩、李鸿章、荣禄、袁世凯等。雍正帝御笔亲书的“恪恭首牧”牌匾,至今乃挂在保定直隶总督署。如此说来,作为直隶总督署所在地的保定,其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。
  那么,直隶总督署在保定待得好好的,怎么在天津又冒出一家呢?原来,十九世纪中叶以后,被京师倚为海上门户的直隶天津府,逐渐成为西方列强对中国进行武力威胁、讹诈的首选之地。他们兵临津城,做敲山震虎之举。也从那时起,天津迅速崛起为一座新的政治、军事和经济中心。由于在这里便于和洋人打交道,办“洋务”,于是,天津的重要性就显现出来。
  1870年,李鸿章接任直隶总督的第一年,根据圣谕的要求,在天津又设直隶总督署,地址在了原三口通商大臣衙门,即天津老城的东北角附近。至此,直隶省便正式有了两个省城:天津和保定。同年朝廷又加封直隶总督为三口通商事务,授为北洋通商大臣,驻天津。冬令封河,还驻保定。虽然直隶总督两城轮驻制,但事实上这时天津的重要性已渐渐高于保定,况上谕还明确,如天津遇有要件,亦不必拘定封河回省。
  真正将总督署核心从保定移至天津的,是光绪二十八年(1902年)七月十二日,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袁世凯到津,将直隶总督新署迁至海防公所(今金钢公园、第二医院一带),至此,天津正式成为直隶省省会。.
  天津直隶总督署的名称一直持续到辛亥革命成功,其后继续作为政治中心发挥作用,只是名称时有变化,如督军府、督办府、直隶(河北)省政府等等。评剧《杨三姐告状》里杨三姐家住滦县,去省里告状,地点在天津,那个说天津话的厅长叫杨以德,历史上确有其人,他的职务是河北省高等检察厅厅长。
  天津市曾是河北省省会,如果总是这样也罢,但1950年天津变为直辖市,感觉就不一样了。1958年复为河北省省会,1966年省会离开天津。往下津、冀同为兄弟近邻,虽根脉一系,毕竟不是一家了。保定不得省会之势,犹重直隶总督署之名;天津看重直辖市,少提与直隶的联系。这种种心理,实质都是想为本地加快发增加筹码,不仅应该理解,还该赞赏。

 
  此番“保定〔市〕扩区”,引人注目,影响要大于先前石家庄和唐山扩区。这是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出台后,河北内首次的行政区划调整。说这次调整是继前二地整调的次序调整,也是,但说有其特殊性,说是京津冀协同发展边程中重要的举措之一,也完全准确。
  眼下,京津冀协同发展已是重大国家战略,核心是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,经过一年多的准备,顶层设计基本完成,推动实施这一战略的总体方针已经明确。而恰于此时保定市区扩大,京城之南猛然出现一个“大保定”,随后她将发挥什么样的作用,是不言而喻的
  在京津冀一体化协同发展中,河北既愿奉献又欲借力提升自己,积极性最高;在河北三大城市中,石家庄身为省会占天时,虽地处偏南,仍可作统帅筹划全局调动全省;唐山占地利,地下矿藏多,地上企业强,渤海湾之富已尽纳怀中;唯有保定,先前虽有大的发展,但与其历史地位及地理优势仍不匹配。此番京津冀协同发展,三地同谋大业同气相求,关系好上加好,如此,保定将占“人和”,率先在大发展做出贡献,又壮大自己。
  

  面南观局,再思承德。承德历史的优势有二,避暑山庄和热河省,即清朝夏都或第二个政治中心,以及曾是一省省会之地。这两点,不仅在先前都曾为提振承德起到过很大作用,在以后仍将是承德的两张“硬牌”,不可给予轻视。
  这是因为,事情发展很快,未来“大保定”挟昔者直隶首府之余威,凭城区千里之雄襟,位居河北中心,一马平川直抵京师,犹如箪食壶浆迎接南下劲旅;而北京拥挤不堪寸土难求,面对宽广便利的地域,岂有不想捷足先登之理。可以想象,未来数年之内,保定任何“一区”,借助京津智力财力物力,加之本地特色经济,都有可能发展成中等以上城市规模;而与我们同在塞外的张家口,由于共同申办冬奥会,如今已与北京有了不可分割的联系。容我戏言:倘若奥委会出新政,只能一个城市办会,国家都能立刻把张家口划给北京。与之相比,承德在某些方面就现出些个短板:如虽与京、津接壤,然接壤之处,多是燕山奇险峰岭。长城以外,山川漫漫,乡村经济交通等事,在我们看来已有跨越发展,但在京津人士眼中,还有很大差距。尤其是承德市本身,眼下三区面积、人口,皆列全省后几位,对内强市,对外吸引,都有不利不便之处。
  但又不必忧心,纵观汉唐宋明关内关外,又有一共同点,即凡中原繁盛之时,必伴塞外雄风振起。古来多以争战显现,其本质则是双方都要生存、壮大、发展,缩小地域差异。甚至,“草原”曾在与“平原”竞争中多次占了上风,原因多多,最重要的,是用已之长克对方之短。
  干戈远去,惠风和畅。热河虽短,承德力强。方今国泰民安协同发展大局利我,加之交通便捷,承德的区位优势正在得到强化,更重要的是,承德的“绿色崛起”,会在这次协同发展中为承德增分。只是,这个增分的过程可能不会像保定那样明显快畅。不过,在当今人们格外重视生态环境的情况下,打好山好水好环境好这张牌,在“非首都核心功能疏解”这第一个战役中,承德或许后发制人取得更好的成果。
  

热销图书

承德名胜大观 修订本
承德名胜传奇(第二版)
避暑山庄与外八庙
避暑山庄精华
避暑山庄大辞典

编辑推荐

排行榜单

  • 频道总排行
  • 频道本月排行